橘猫道长不吃鱼

「芯火」 第四章 道非道 世事不可道



大明宫四处都点起了灯,高大的宫墙上闪着来来回回的星光,仔细看才知是提着小灯值守的千牛卫。


平日里非王公座驾不能直接入宫,但今日却破了例,格车直入丹凤门,停在了一处不起眼的拐角,只有那位宦官和一个千牛卫提小灯引唐烨去了三清殿。进殿后只留唐烨在殿中,其他人悉数退了出去。


三清殿中檀香浓郁,一道一道纱幕将大殿隔成了好几个部分。见殿中许久没有动静,唐烨顺着纱幕向前走,停在了最内侧的一尊老子像前。


方才在格车上打开了另两只锦囊,一只是“道非道”,另一只写的却是“默”。


唐烨这一次是真的慌了,一想到要见那皇帝老儿,就不知该说些什么。


正想着,大殿的侧门轻轻开了,唐烨一见到那件黄袍便低头跪了下来。


“不必说些旁的了,朕只想看那剑。”唐烨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打断,只得应了一句“喏”,抽出竹筒中的道非道呈给圣人。


圣人抽出剑身细细看了一会儿,“玉佩做的不错,若不是朕的那件好好收在案上,到真以为不知何时弄丢了去。”


“唐烨知罪,实是无完全之法才出此下策。”


一听到玉佩一事,唐烨便紧张了起来,额上也冒了冷汗,然而圣人似乎并不在意,问了些唐门的近况,又问了唐煜可还康健,绕了约莫半个时辰,才问起近日可有宫中朝中人士“问候”唐门。


唐烨想起最后的那只锦囊,便默不作声。圣人见状也不气恼,只看着那剑叹道:“朕虚岁已有二十七了。”


圣人没有要求唐烨留下道非道,反倒是留下了那个假玉佩。


坐格车从大明宫回长安外城时,唐烨忽然觉得圣人方才讲了那么多话,只有最后那句是发自真心的。武氏发难,李唐摇摇欲坠,这繁华的都城长安想必也会有更名换姓的一天,如今看来那一天不会远了。


宵禁后的长安城格外安静,除了满眼的阑珊灯火和几声犬吠与鸟啼,唐烨再觉不出什么动静。她突然觉得这就是长安,万事万物都只是看起来那样平静安详。




第二日。


唐烨清晨到院中练功时,正撞见清扫庭院的林秋之,二人都是一惊。


唐烨微微鞠躬作揖,正要道歉:“昨日......”


“就是你撞了我的马!”林秋之打断唐烨,唐烨一时语塞,把要说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不过我向来不计较小事,我也知道了你是有急事要回来,还顺手捞了我们那被带走的厨子,还要谢谢你才是。我叫林秋之,你若愿意可以叫我听风!”


唐烨还没反应过来,林秋之就已经热切得像一个十年老友一样了,一听说唐烨从益州来,还姓唐,林秋之就万分激动地问她可否认识什么唐门大侠、能不能带他去一次益州之类的话。唐烨千说万说拗不过林秋之的精神劲,只得先说自己只是个唐门外门弟子,只会点小功夫,讲到带他去益州便是“再约再约”。可没想到林秋之更来劲了,又开始问唐门女弟子多不多、要怎么才能入得了唐门的山门......


唐烨觉得自己说了一年的词量,幸亏路过的唐毓桐出手搭救,才得空离开。


唐烨昨晚深夜赶回青阙时,就是唐毓桐出门接她,又叫了叶归给她单起小灶做了宵夜。这青阙中的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见到那宫中格制的格车和千牛卫也不发问,对昨天的风波也不发一言。这一天长的时间里虽觉得他们热情,却总感到中间的隔阂依旧不小。




益州城


清晨的街上安静得很,饭馆酒馆大多都还没开门,只是街上的人都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据说昨夜原益州成都府都督李覃府上遭了贼人洗劫,不光失了许多贵重珠宝,而且全府上下除了几个睡在偏院的下人,皆遭毒手,同府的其余亲属也无一幸免,连不足五个月的幼子都被扼死在被褥中。


唐门距益州城不足五十里地,这件大事天刚亮就由益州城的探子传到了唐门。


“师兄能查出是谁做的吗?”大长老唐琨一进正堂就问起唐煜,唐煜称此事事关重大,定是有人要将李覃全府灭口,可现在李覃全家上下已经一个知情人都没有了,纵使他自由猜测,但也只能交给益州官府处置。


“师弟说成都府长史江一白被提为益州都督?”听闻新都督身份之后,唐煜有些吃惊。江一白平日里不好政务,经常和周围几个州府的大小官员一起吟诗作乐,如今这个没什么政绩的长史却被直接提拔为总督,不免让人生疑。唐煜摇了摇头,政事他不管,他只想守好这片蜀地,天下他管不了,益州城里还是能管就管了,尤其昨夜总督府上的灭门之灾,如若放任不管,西蜀唐门的威名又有何用?


正因唐门一向都是庇佑一方的名门正派,唐煜接到消息第一时间就派了十名得力的内门弟子前去益州城协同剑南道官兵勘查。从益州城到唐门,单程骑快马不过半个时辰,信鸽飞的更快,勘查检验期间双方每两个时辰就互通信鸽交换信息,以求尽快找出幕后黑手。


刚与唐琨谈完事走出正堂,便有一只信鸽飞来落在屋门前的枝桠上,所附小纸条上写着:“锐竹致,疑蜀中,无证乃止。”


死者为锐利竹器致死,怀疑是蜀地出身的刺客,但没有实证证明,勘查暂缓。


以竹节削至锐利,惯用者可一击毙命,若时间充裕,使用过后通常会被带走焚毁,如此一来既查不出武器类别也查不出竹节来源,是巴蜀此刻一贯的刺杀手法,甚是让查案者头疼。


这竹器看似给案子是加了重重困难,唐煜却一点儿也不发愁,只因他恰巧有一位善用竹制暗器的师妹——唐龠。


十二年前,贤王李伊的车驾在出蜀赴京途中遇袭,刺客正是善用竹制暗器之人,李伊亲随卫队二百八十九人,殉职二百八十八人,唯一活下来的“漏网之鱼”是名小卒。李伊自己在亲随的拼死护送下冲出重围,却被逼到谷崖边,纵身而去,在秦岭乱石中尸骨无存。


唐龠本是墨家机关术传人之一,但这机关术更像是由实用机关演变出的独立门派,与墨家无甚关系,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销声匿迹,唐龠十四岁入唐门时便已将那机关用得烂熟,佐以唐门独门暗器,如今她又在后山别院中练了十几年,其技艺手法已无人能及。


只是......唐龠这十几年来一直都极其拒绝与人交流竹器机关,也不知这次唐煜亲自去谈会不会有效。


在后山路上,唐煜瞧见几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野桃花。唐龠闭关,自己少说有几年没来后山了,有一两株桃花,记忆里花开花谢了十余年,如今不知是什么原因枯死在了道旁,看起来实在可惜。


真是世事无常不可道啊。唐煜叹惋,抬脚向别院而去。

评论

热度(2)